当前位置:下书网 > 玄幻 > 神道歌 > 第五十五章:岁月夺寿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神道歌 第五十五章:岁月夺寿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血光灿烂的洞府中,云辰紧守心神,手中托举着数枚真骨舍利,一缕缕浓郁的精气,从舍利中摄入了他的肉身中,其身侧一堆堆黯淡无光的灵玉、宝晶,失去了灵气,被脉轮抽取干净。

他的喉轮处在生光,衍化玄牝,璀璨的精血聚往其中,活化脉轮仙胎,随着一缕缕道音响彻,那处脉轮绽放生命之光,一缕缕青色仙精衍化而生,流入周体内。

四脉同生,云辰的身内彷如同时孕育了四位道子,同声诵读古老的大道天经,开启了古老的神门,连天地都仿佛被引动一般,让虚空布满神秘经文,垂落下一缕缕道泽。

四处脉轮各显神异,淌出璀璨仙精,共有赤、银、紫、青四色,凝聚成一条神异的仙河,一遍遍洗炼这副破极宝体,祛除一切入体的杂质与浊气,将之推入最强一列。

“大道终成,此后有四大脉轮相辅,无需耗费太多时间淬炼肉身,省却了不少功夫,真期待有一日,七处脉轮皆被活化的姿态,那时应该成就了永恒之体”云辰凝视肉身四处亮起仙光的脉轮,不由得生出了一股豪情,极尽修素来修炼缓慢,远逊仙体、道胎等超凡体质,有此神秘妙术与拳术,他总算不会落下太多。

脉轮滋体法修成,云辰心旷神怡,决定趁着心境中正平和,去修出第二目,目中剑的奥妙他参悟多年,早已烂熟于心,所差的只有促成目中剑源种生成的力量。

关于第二目,云辰曾有过多种构想,左眸神光不灭,善群战,右眸自然要更重攻伐之力,类似依丹的目中剑,需要水火之力相辅相成,才能将攻伐之力臻至最强,缺一不可,只能最先被排除,他也曾想过以万雷为目,可唤来雷海灭敌,日后大成之际,甚至能干扰天地雷劫,但此法耗损灵力庞大,不易于长久争战,也只能作罢。

至于源种容纳大道之力,是具无双攻伐,可也很容易受到大道之力潜移默化,定下大道之路,云辰天生对各种道契合度极高,不愿这般定下道途。

两掌上各浮出两件瑰宝,云辰左右作难,左掌上是一尊小玉鼎,内部闪烁着十几颗黑色的死亡之光,仿佛能染尽万物,这是玄道不洁生灵的堕落后的道果,内部孕育出了死亡之光的本源,此光一经接触血肉之躯,能腐朽其中的精华、神性,纵然是体道大能都很难抵御,也会波及神魂、元神。

有祖炁辅助,云辰有极大把握,抵御住死亡之光的侵蚀,取其精粹,塑出第二目,但此法弊端也很明显,遇到非血肉之躯的生灵,将无法建功,且死亡之光若是被术法与器物阻隔,也只是白白耗损力量罢了。

“果然最适合塑出第二目的,还是你”反手收回玉鼎,云辰托举起右掌瑰宝,这是一团很古老的光华,有股岁月的气息残留,浮于空间中时,竟然能影响周遭的时间流速,让其时缓时快。

这光华中的瑰宝,乃是一截不足指节大小的碎晶,似晶非晶、似铁非铁,菱角分明,通体毫无瑕疵,看着坚不可摧,若非云辰骨体中铭刻过岁月道图,也感觉不出内部藏匿着旁边的岁月之力。

此宝得自岁月长河中,乃是这古老的神河,凝结出的精粹,曾经被一位神秘圣灵,镶嵌在岁月长河上,布置在一处秘地周遭,万世都不曾一见。

将岁月晶铁浮于右目前,云辰运转目中剑,臂骨上亮起一束束古老道光,那副錾刻在臂骨上的岁月道图,显露岁月天道的不朽真意,图中交织出一缕缕神河气息,在配合无上真法,去抽取岁月晶铁中埋藏的力量。

这等珍宝,受岁月神河孕育,含有天道之力,纵然是玄道大能也抽取不出半分力量,一个不慎甚至会惨遭反噬,被岁月之力侵蚀法体,夺走寿元,幸得昔日云辰以岁月炼体,并錾刻下了岁月道图,不然也束手无策。

一道道彷如时光碎片的能量,从岁月晶铁中剥离而出,让洞府中萦绕着岁月流逝的气息,四周石壁出现腐朽的趋近,像是被岁月之力侵蚀过一般,轻轻一震,就大片大片掉落粉尘般的石屑,若是有生灵在旁,更是不知会被夺走多少寿元。

云辰肉身生出岁月之光,抵住了那气息的侵蚀,当时光碎片缓缓飞入他右眸中时,整个人抑制不住颤抖起来,每融入一道时光碎片,其宝体就遭受了莫大的威能压迫,像是天道之力镇压一般,若非已经身入灵道,又曾以岁月炼体,早已化为一滩肉泥。

随着容纳的时光碎片越积越多,那股威能压迫就越发强大,云辰四肢百骸宛如瓷器般龟裂起来,渗出破极宝血,看样子坚持不了太久,见此,他四处脉轮齐亮仙辉,四色仙精如泄流的洪水般,流入了肉身每一处,弥合创伤,命精与精血也在同时生光,在抵御这种压迫,那虚幻的真我神象更是与身相容,进一步增持肉身,倾尽了一身修为去抵挡这种力量。

“真是小觑了岁月晶铁,纵然今时身入灵道,也无法引渡其力量,化为目中源种,宝体抵御不了太久,有何方法可以渡过此难”云辰心绪杂乱,灵道若是修不成,只能日后以玄道法体修炼了,可其却又暗暗欣喜,岁月晶铁越是强大,所化成的目中剑源种便越是厉害,他苦思各种方法,蓦然想要一条可行之路。

“既然同为葬天之地的神物,那神秘古碑上记载的古老祈文,能镇压那流光地洞,也自当能护我肉身”时不我待,云辰也顾不得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故,他分离体内宝血,每一滴宝血都在变换形态,让之塑成一枚枚古字,遍布肉身每一寸。

古老祈文,可震天地大祸,含有神秘的禁忌之力,褪尽一切邪祟,若是以禁忌之血书写在世间,可磨灭万古,云辰有幸见过此字显威,每一字都似乎含有灵魂,可变化诸天万物,连仙器、道宝都临摹过。

密密麻麻的古字,堆满了云辰肉身内,流动的再也不是血液,而是古文,他整个人仿佛消失在世间一般,身形时而淡去,时而凝实,看样子也经受不得古字之力。

古文镇体,岁月晶铁的力量,再也毁灭不了这具宝体,被古文所衍生的力量抵御住,只能任其夺走蕴藏的力量,供养那正在衍变的目中剑源种。

也正是在这时,与古文融为一体的云辰,猛的睁开眼眸,望向洞外,带着疑惑的神情,净土之中一股神秘力量在感应着古字,源头正是在罗王村的地底深处。

“净土每一寸土地都被各方修士以神念探查过,不可能能会遗漏下什么,除非有超远我等的力量,遮掩了一切,是所找的诸神之骨吗?”云辰觉得有必要一探究竟,他感应到了那力量来源,默默记下,随后一心去衍变目中剑源种。

古老的岁月晶铁,似乎力量不绝不尽,任凭云辰如何剥离,岁月之力依旧不见弱去,他也并不着急,积累越多,目中剑的威能便会越强。

就这般半月时日过去,当最后一道时光碎片化入右眸中后,失去光华的岁月晶铁,跌落在地面上,化为了齑粉,彻底消散在世间。

连忙运转玄功,云辰右眸凝成一团光源,进行了蜕变,当其睁开眼帘时,岁月之力如水泽般在眸中缓缓而荡,那初生的源种,似乎沉浮在三处时空中,观看道了三种截然不同的景象,望穿了过去、未来、现在,当其展露神威的那一刻,这一方地域的时间,诡异飞速流动着,似乎单凭此目就可控制时间。

“控制时间流速太过匪夷所思,也许臻至大成那一日,可以办到,但此刻应该要试验一番这右眸的威能”将体内古文重化血液,云辰带着喜色,飞出了洞府。

净土群山林立,未受魔气侵蚀,自然有生灵孕育繁衍,云辰踏着灵云,落入一座生命波动众多的山涧里,他迈步在密林间,见到一头斑斓大虎撕咬着一只棕鹿,贪婪的享受着身下血食。

“就是你了”右眸岁月之光拂动,未见任何惊世威能显化世间,可奇异的是,那斑斓大虎体内的岁月之轮,一圈圈被刻出,其体内岁月带走了寿元,归融入了天地中,眼见它毛发晦暗下去,庞大的虎躯从精壮变得瘦骨嶙嶙,虎骨失去了光泽,兽血都在衰败,呼喘的气息越发沉重,直接从壮年迈入了老年,连周遭的树木都受到了波及,翠绿的枝丫出现了枯黄的色泽。

收了目中剑的威能,云辰带着一丝惧意,此法与其说攻伐之力无双,不如说杀人于无形之中,引动天地岁月之力,等闲之人根本探查不出。

“好恐怖!估计玄道都能暗算,若不断攫取天地间稀薄的岁月之力,威能该强到何等地步,瞬间就能斩敌手百年、千年寿元,将其从芳华之年,化为垂暮老者,根本防御不住啊”云辰有心封禁此法,怕引来不必要的祸端,岁月斩寿元,确实有伤天和,违逆了天地规则,偷借天道之力,日后会被清算。

“算了,有伤天和的术法,我也没少修,大不了此法逼于无奈才用”云辰无奈摇头,纵身飞往虚天宫的驻地。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