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下书网 > 历史 > 明末不求生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铁马收取兴庆府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明末不求生 第一百二十三章 铁马收取兴庆府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龙州城在汉代即建寨,名为石堡寨。明代建龙洲堡,为靖边六大要垒之一,董氏余部凭城据守,靠着险固的垒塞,几乎让王永镇束手无策。

此时城头叛军也同样看到了自东面冲驰飞奔而至的军队,有人心中惊惶,惧怕这是顺军新到的援兵。但很快叛军将领们就纷纷露出惊喜之色,他们分明看到一支高高耸立的军旗之下,是一员满面虬髯的铁鞭骑士。

“孙守法!”

孙守法怒挥铁鞭,带领上百名全副武装的铁马骑士,自侧面猛冲王永镇的围城军队。孙胡子在秦军中名声极大,谁不知道他当年擒杀点灯子和不沾泥、活捉高迎祥的战功?所到之处简直就像是烈日融雪一般,根本没人能够抵挡。

王永镇这支围城军队,本来已经因为攻城失利受了不少挫折,军心士气不振。此时遭到猛将孙守法的迅猛冲击,围城军侧翼战线瞬间瓦解,王永镇自己居然带头逃走,上行下效,再没人能够挡住孙守法。

他直接杀穿整条战线,带兵冲至龙州城下,对着城上守军狂呼道:

“我乃手杀点灯子、不沾泥,活捉高迎祥的铁鞭孙守法,此来助尔等杀贼复国!”

跟随在孙守法左右冲开围城军队的其余骑士,也都跟着齐声唤道:

“随孙将军杀贼复国,中兴大明江山社稷!”

龙州城上的叛军闻言见状,尽皆大喜。他们都知道孙守法勇名极大,而且还和闯贼有不共戴天之仇,所以立即就将吊门放下,要迎孙守法入城。

孙守法两手皆持重铁鞭,他让其余骑士先入城,一人守在吊门之前,威慑群敌。远处的王永镇等各支兵马,见到孙守法一人守在城门之前,居然没有一个将士敢于上前和他作战,全军气魄皆为孙守法一人所夺。

百余骑士全部进入城内以后,孙守法才凝眸冷视,步步退后,缓缓退进了龙州城里。

“孙将军真天人也!”

叛军将领看孙守法以百骑破围冲入城内,又一人殿后防守城门道,敌军居然无一勇将敢于上前厮杀,兴奋到了极点。

这些董学礼的亲信心腹还有家丁军官,几乎全数都从城墙冲下,围在孙守法身边,每人都想亲眼目睹这位秦军著名勇将的威风英姿是何等雄壮。

孙守法环视周围一圈,看大部分将领军官都已到齐,就把两把铁鞭高高举起,向那百名骑士大笑道:

“杀叛贼!”

“嗯?”

叛军诸将大都不明其意,直到众人见到孙守法左右两臂同时落下,重铁鞭瞬间打杀二名军官以后,才骇然惊吓,反应过来了所谓的“叛贼”是何人。

跟随孙守法入城的那些骑兵此时也都放声大笑道:“随将军杀叛贼!”骑在一匹棕马上的李懋亨率先把手中马槊飞投而出,准准地将面前的叛将掷杀。

“啊——是奸细!”

不待叛军反应过来,孙守法已经带着这一百多名骑兵在城内大开杀戒。他们人数虽然远不及叛军多,但胜在全副武装,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。

数十骑飞冲向前,李懋亨带头一刀把吊门斩落,其余人等则把守住城门道路,不让叛军兵马封堵上来。

城外的王永镇看到吊门落下,便对刚刚单骑奔入军中,向他透露了顺军破敌之策的大哥王永强说:

“封侯功为孙胡子取了。”

王永强却笑道:“此不过是一桩小功,日后收复宁夏,陈之龙首级自当为我兄弟在大顺的进身之本。”

王永镇奇道:“一旦陈之龙反应过来,不要说收复宁夏,到时候叛兵和东虏连成一片,我们在延绥怕是将站不稳脚跟了。”

“先去破敌吧,不要错失了孙守法杀出的战机。”

龙州城虽然是靖边重要堡垒,但毕竟城小,数十人把住城门,就已经能够支撑一段时间。城外的围城军抓住战机,迅速冲入城中,局势就此变成了一边倒,叛兵无路可逃,遭到内外夹击,就此瓦解。

王永强、王永镇兄弟也带亲兵入城,二人见孙守法浑身是血立马敌尸之中,也心生畏惧,感叹此人真称得上是秦军中第一流猛将。

孙守法已令聪明机灵的李懋亨去收编城内残兵,自己则等王永强兄弟二人入城以后,才向他们回答说:

“剩下扫灭残敌的事情,就交给二位吧。”

王永镇心情复杂,他大哥王永强却慷慨大方,拱手说:“宁夏尚叛,延绥的后方很不平静。我们现在才平定董学礼一支叛军,陈之龙尚未授首,一定要抓紧战机才好。”

孙守法哼道:“延绥兵力吃紧,袁大帅也只让我们二人带千余弱兵来援,如此力量能够彻底剿灭董学礼已经很不错了。宁夏是沿边重镇,即便收编董学礼的余部残兵,我看也要等袁大帅腾出手来才有办法。”

王永强自信满满说:“袁大帅已授我方略,平定宁夏实是一桩易事。”

孙守法不大相信:“陈之龙兵备道出身,绝非不知兵的束手文官,你太轻敌了罢!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王永强大笑数声,宁夏虽然是沿边重镇,但董学礼覆灭以后,陈之龙麾下叛军的机动兵力非常有限。宁夏守军大多以数十人、数百人的规模分散在无数个边境台堡中,陈之龙即使获悉了董学礼已经被顺军诛杀的消息,也来不及将新的军情传递到每一处台堡中。

更何况宁夏方面的消息未必能够这样灵通。

王永强的办法就是全军继续打着董学礼的旗号返回宁夏,沿途声称顺军已经调集大军反攻,每路过一处台堡,便以此名义征调台堡守军从征,并沿途分散轻骑控制驿马,不能让任何一条重要的军情消息赶在顺军以前被送回宁夏。

除此以外,为了麻痹宁夏的陈之龙,王永强又让王永镇以董学礼的名义写了大量伪造的军情文书。他们在文书中极力吹嘘董部的进军是多么顺利,已经和清军会师,攻至榆林城下。

这些文书送去宁夏以后,自然就让陈之龙相信顺军绝不可能打回宁夏,自以为得计,每日在宁夏与官绅士人饮酒赋诗,大谈中兴明朝社稷的事情。

顺军一路上最大的障碍只是路途险阻,根本没有遇到任何值得一提的抵抗,行军路线上所有的台堡都被王永强兵不血刃解决。

顺军到达花马池以后,孙守法和在一路上表现卓越的小将李懋亨便精选轻骑三百人,连夜西行,假扮成从沿边台堡撤往宁夏的叛兵,轻松骗过城防。

陈之龙和宁夏的官绅汉奸们,还在觥筹交错,陶醉在联清兴明的美梦里,有人报告顺军已经杀入宁夏境内,反而被陈之龙以妖言惑众的名义当众斩首。

转眼之间,孙守法和李懋亨又一次上演了龙州城时的故技,进到宁夏城中以后,便迅速控制城门,杀上城墙,在城楼处高高竖起顺军旗帜,高呼“大顺兵至,杀叛贼”。

李懋亨带领铳手们上城墙乱枪下射,城内登时大乱,人心沸腾,官绅士大夫皆不知道溃去何处。孙守法则独自带领一小支精骑,直冲节度使官署衙门,陈之龙因为被王永强送来的军情文书欺骗,高度乐观,自信满满,在城内几乎没有握有什么得力部队,仓促之间只好召集了一批家仆抗拒,却被孙守法轻松以乱马踏开。

陈之龙不甘心失败,脱去官袍,还想混在平民百姓里趁乱逃走。但他是明朝的监军道,孙守法认得他的长相。

孙守法远远望见披着一条破布的陈之龙,就笑着说:“陈使君是要去哪里?”

陈之龙同样认识孙守法,他看到自己被孙守法抓了一个正着,只能尴尬地说:“董逆裹挟宁夏一镇,我正准备去调兵平叛。”

“那老子也调你脑袋!”

孙守法单手就把铁鞭甩了出去,正中陈之龙额头,一鞭就将这个毫无骨气的叛臣当场打死。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